你不会知道父母在抖快玩得有多野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老家在西北一个十八线小县城的七童发现,身边越来越多“高龄”人群将娱乐场搬到了线上,邻居家65岁的奶奶每天给孙子做完饭后,就立即投入到抖音唱秦腔,虽然点赞量不高,但每天都会唱几段,到目前为止已经发了600多个视频,评论中不乏“美女唱得很好,祝身体健康”的称赞。

“很多人终其一生的目的都是希望自己能被世界看到,年龄越大,这种需求就越强。” 对这种现象,互联网从业者刘宇解释为被忽视的中老年人开始找寻存在感。

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,老年人群体日益壮大,统计局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60周岁及以上人口达到2.54亿人,占总人口数的18.1%,超过0-15岁的人口。

中老年人在互联网的参与度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议题。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7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中显示:截至2020年12月,国内50岁及以上网民占比由2020年3月的16.9%,提升至26.3%,国内已有近2.6亿“银发网民”。

这2.6亿人,也成为了大厂新的流量洼地。“中老年人越来越明显地成为了互联网公司的流量池,快手、抖音这些短视频平台的增长已经大幅放缓,能挖掘的新增用户主要是青少年与中老年人,青少年因为防沉迷等原因,没办法贡献太多时长,中老年人的渗透率会更高。”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分析道。

据Quest Mobile《2020银发经济洞察报告》显示,50岁以上的银发人群中网民增速高于全体网民,成为移动网民的重要增量。短视频是这一群体最主要的娱乐方式,另外在社交、资讯、网络K歌、在线阅读类APP上,银发老人的人均使用时长已经高于全网用户。

年轻人贡献日活,中老年贡献时长。“所以很多公司都推出了老年版的APP,效果也都不错。”丁道师补充道。

在中老年人沉迷娱乐软件的同时,一场互联网公司抢夺中老年用户的流量战争也已经打响了。

A

越来越多的中年妇女开始在互联网平台中得到存在感。据七童观察,自己的舅妈刘彩萍每次直播都在两个小时以上,还会花一到两个小时去录制短视频。

每周有四天左右,晚上七点,刘彩萍会在快手直播唱秦腔。丈夫在另一个房间观看直播,偶尔也会送点小礼物。一晚上粉丝进进出出,高峰期也有千人围观,线下的表演是不会有这么好的反响的,为了回馈粉丝,刘彩萍经常会接受点播,不停歇地唱两个半小时,虽然打赏的收入零零散散加起来一晚上也就一百多,但是被认可显然比赚钱更要重,“我也不好意思要打赏,重要的是大家对我实力的认可。”刘彩萍的语气中带着被欣赏的满足感。

“为儿女逝去年华我不觉冤”,这是秦腔唱段中的一句词,几乎是整个中国妇女群体的真实写照,而在为家庭奉献半生,儿女长大成人后,她们的精神世界开始无处寄托,互联网正好填补了中老年妇女空闲时间的空虚感。

相对闭塞的小城中,刘彩萍是很早感受到互联网风的人,她的K歌经历几乎与互联网娱乐软件的兴盛重合。2014年,儿子考上大学后,44岁的刘彩萍百无聊赖时接触到了唱吧,开始了在线K歌之旅。由于之前的剧团经历,刘彩萍很快就在唱吧积累了5万粉丝。没两年她就发现很多一起唱K的朋友逐渐转去了全民K歌,“有些唱段只有全民K歌有,加上能交流的朋友转去了全民K歌,所以我也就转了过去。”

很快,刘彩萍又在全民K歌积累了将近2万的粉丝,这对于唱秦腔这种受众并不广泛的非专业的戏剧演员来说,是个不小的数字,播放量、礼物量都非常可观,“我曾经提现了一次,挣了一千多,第一次在网上拿到这么多钱,很兴奋。”军功章的另一半,要给十分支持她唱戏的丈夫,“声卡、支架都是孩子爸买的,我要直播的时候家务活都是他来分担。”

图片

全民K歌让刘彩萍火了一段时间,还参加了一个地产公司的线上秦腔比赛,经历过四五万人的选拔后,她获得了二等奖。流量与名气的提升,也让她获得了实在的好处,最直接的是商演变多了。“以前跟着民间的剧团出去演出,一天都拿不到50块,现在各种开业庆典、家里办喜事这些场合挺多人找,唱两段就给200块,十分钟挣200块比很多上班族的工资还高呢。”

两年前,刘彩萍开始尝试“露脸”,将视频发布在快手上,“50岁的人发视频还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快手的美颜修饰得很好,我越来越习惯用视频跟戏友们交流了。”截至今年3月,刘彩萍已经在快手、抖音上发布了近500个视频,数据最好的达到了10万点赞。

一个人火了后,带动了一个小圈子。刘彩萍的戏友张彩霞在获得了两个当地举办的秦腔大赛的一等奖后,也开始将舞台搬到了线上。在同一个线上比赛中,张彩霞再次获得了一等奖。这次获奖也改变了张彩霞的人生轨迹。县文化馆的馆长观看了比赛后,出于爱才之心,将张彩霞聘请为当地皮影戏的传承人之一,“虽然是合同工,但我当了45年农民之后拥有了一份工作,也算是改变了人生。”

刘彩萍和张彩霞在转战快手后经常连麦直播,PK让她们直播间的人气更旺,“观看的人更多,直播的心劲儿肯定更大。”

据七童观察,这些每天在线上投入大量精力的中年阿姨们,在线下的活跃度也变得更高了,“经常会在文艺表演的名单上看到她们的名字,有些人也开始开培训班,流量变现效果也很好。”

“K歌、短视频平台非常适合中老年人,拍摄门槛低,可以通过互相转发、点赞社交,不仅扩大了他们的社交圈子,也能满足老年人的虚荣心。”资深产品经理判官对字母榜分析道。

B

这几年,国内人口红利见顶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后移动互联网时代,“去下沉市场找增量”的口号响彻云霄,下沉市场的抢夺中虽然网民数量迎来了新高峰,但不过是从增量转变为存量消化,而且头部企业对流量的垄断与日俱增。新的流量价格疯涨,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,流量基本上都被少数几家头部企业垄断着,互联网公司的流量饥渴也越来越重。

在互联网巨头们争抢Z世代新新人类、小镇青年时,中老年人成为了 “廉价的过剩流量”。 根据《老年用户移动互联网报告》,目前国内老年网民数量已经占到老年人口比例20%,也就是说每5位老年人口中就有1位使用手机上网,且在近五年来,老年人触网速度是整体移动互联网普及速度的1.6倍,这种呈现指数级增长的老年网民团体,仍是尚未被完全开发的蓝海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将目光对准了这块诱人的蛋糕。

中老年人群成为互联网公司的香饽饽背后,是潜力无限的银发经济市场。据普华永道数据,2018年我国银发经济相关产业规模超过3.7万亿元,预计未来老年产品及服务市场将快速增长,2021年总体市场规模将达到5.7万亿元。其中文娱消费市场前景最广,2018年中国银发经济社交娱乐市场规模达4800亿元,同比增长21.8%。

对于增长乏力的互联网公司来说,中老年人简直是用户时长增长的利器——Quest Mobile《2020银发经济洞察报告》显示,银发人群在移动活跃设备月人均使用时长在2019年5月是135小时,到2020年5月上升至136小时。也就是说,这群银发网民们每天平均看手机4.39小时,这甚至已经有赶超网络原住民的趋势。

老年人退出社会职场生活后,因为闲暇时间增多,孤独感更为强烈,因而他们倾向于用娱乐、情感内容来充实生活。

在互联网存量战争的下半场,银发用户也成了大家争夺的重点。以往老年人从来没有被作为互联网产品的主要用户,产品开发设计、内容生产推广都在拼命的想抓住更多的年轻人。而现在,这个巨大的流量池被看到,互联网进一步向中高龄人群渗透。

过去,很少有专门为老年人打造的APP或平台,现在争夺中老年增量用户的战役已经白热化。淘宝以35万~40万年薪欲聘请60岁以上的“淘宝资深用研专员”,爱奇艺做过主打中老年的短视频APP,百度、美团、携程都针对老年人群体更新过产品;前段时间火热的社区团购赛中,团长们带、帮、教老人们下单生鲜百货,种种都让触网的老年人越来越多。

在争夺中老年人的战争中,短视频坐上了银发人群“kill time”的头把交椅。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,2020年短视频月活跃用户规模已超8.72亿,触到“天花板”,而对于短视频平台的头部玩家来说,用户重合度越来越高、竞争越发激烈已经成为常态化,而尚未被完全开发的中老年市场,成为双方争夺的主战场。

老年人不仅爱看,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拍摄中,一批老年网红也由此诞生。2019年以来,以罗姑婆、“只穿高跟鞋的汪奶奶”“我是田姥姥”为代表的银发网红涌现。网红的示范效应让一些犹豫的中老年人有了“下海”的勇气。

图片

六十多岁的党淑琴是典型的因为爱看而沉迷于拍摄的用户,她在看到罗姑婆的视频后想到“比我年纪更大的都能出镜,我为什么不行呢?”在几次失败的尝试后,党淑琴在2020年夏天发布了自己的第一个抖音视频,视频中她带着孙子一起唱《酒醉的蝴蝶》,这条视频在家人朋友们的大力推荐下,也获得了将近100个点赞。

老年用户的增长与时长的提高,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抖音、快手的抢夺的重点。去年,快手冠名春晚后,通过分享抢红包活动收获了一众中老年用户,在快手平台上中老年用户的占比也在进一步增长。数据显示当年春节过后,快手主APP40岁以上用户占比达到10.3%(41-45岁5.6%,46岁以上4.7%);快手极速版APP40岁以上用户占比则达到了21.2%(41-45岁12.3%,46岁以上8.9%)。

2020下半年,抖音也将渗透下沉市场的中老年用户作为重点,正在强化对地方风俗类内容的运营,将重点发力安徽、河南等省份。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,抖音短视频的年轻用户占比开始下降,中老年用户占比开始逐渐上升。2020年3月抖音短视频新安装用户里,41-45岁以及46岁以上用户的占比分别为11.5%和14.5%,分别同比增长了1.4%和1.5%。而2020年3月,18岁以下、19-24岁、25-30岁的用户分别同比下降了0.4%、5.5%和2.2%,与之相比,中老年用户在抖音上正在显著增长。

除了抖音、快手外,主打年轻人的B站也开始了向中老年拓展,去年五四青年节,B站的宣传片《后浪》中用何冰那张老成持重的脸来获得中年人的认可,据界面新闻报道,B站的这条广告则是为了致敬这帮年轻人和养育他们的父母一辈。

不过,目前来看,互联网在抢夺老年人的过程中也产生了很多衍生问题,“假靳东”事件不是孤例,也有不少年轻人站在儿女的角度思考,希望互联网公司能够放过围猎中老年人“拯救网瘾父母”。

在判官看来,当下互联网产品在服务老年人方面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“目前互联网产品在中老年人中的渗透率没有问题,就是针对他们的玩法现在还刚起步,主要还是大厂的PM们不接地气,年龄也不到,还有改进的空间。”

本文转载至互联网,其版权为原作者所有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。

人已赞赏
全部资讯

抖音内测中心化入口:“发现”页聚合音乐、电商、直播等重磅业务

2021-4-7 14:56:48

全部资讯

轻而“亿”举的女王董明珠,找对直播带货逻辑了吗?

2021-4-7 18:46:36

图片水印:图片水印仅用于防盗防刷,无其他含义。
版权声明:本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,如内容、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,请联系(tzhubo@foxmail.com)淘主播删除处理。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观点,亦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。题图来自Unsplash,基于CC0协议。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