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想出现在这里? 联系我们 吧!
淘主播区块AD-淘主播区块

一代互联网人,知了天命后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文章目录

沧海一声笑,滔滔两岸潮,浮沉随浪,只记今朝。

不久前的10月29日,是马化腾的50岁生日。

这些年,他公开露面的时间和次数越来越少。从缺席公司内部的年会,到错过意义重大的两会,再到连续三年避开乌镇峰会,马化腾似乎有意淡出公众的视野。

2013年时,马化腾在众安保险公司开业仪式上讲了一个金句:即使你什么错都没有,就错在你太老了。

在互联网领域,“衰老”就像坐上5G时代的“网速火箭”。不断更新的微信版本,三五天就冒出一个看不懂的网络新词,都让身处其中的人们更容易体会到“老”的状态。

“我最担心不理解以后互联网主流用户的使用习惯是什么,包括QQ也好,微信也好,没有人保证一个东西是永久不变的,因为人性就是要更新。”说出这句话时,马化腾露出一丝无奈。

残忍的是,一代人终将老去,但总有人正年轻。即便焦虑如马化腾,时刻关注年轻人的喜好动向,依然无法阻挡头条系和抖音的崛起。

2019年,是字节跳动扩张版图的一年。这一年里,张一鸣奔袭腾讯起家之本与商业壁垒护城河——社交和游戏领域。

<img src=\"https://uploads.tzhubo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1/2021-11-11-030042179.jpg\" title=\"闪电,创业,挫折 困难 (图片来源图虫:已授行业头条。王慧文的离开加速了美团内部人才的流动,也加重了组织对王兴的依赖。

王兴自己也承认,“美团还太年轻,在组织建设和文化建设上,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所以,物色接班人选成为王兴任务清单中的头等要事。

今年年初,王兴启动了“领导梯队培养计划”,推动人才盘点、轮岗锻炼、继任计划等系列工作的有序开展。

中国互联网的魅力在于,每当基础建设重新升级、新的用户群体重新出现、整个实体经济数字化纵情向前时,都会叠加出新的需求,产生新的创造者和新的商业可能。

站在“第一代互联网人”肩膀上的少壮派飞速崛起,但也面临着用户新鲜感的快速流失和其需求的加速更迭,企业永远需要更年轻的接班人。

2019年,李彦宏在一次讲话中也谈到,“现在的大趋势下,技术更新得非常快,市场变化也非常快,短视频这种产品如果不是20、30岁的年轻人,确实没有太好的感觉,这种情况下,必须要有年轻干部顶上来。”

这也就解释了张一鸣为什么38岁就宣布了退休、黄峥为什么正值壮年便已卸任。谁来接第二棒,成为第一代互联网人与少壮派共同的难题。

谁是合适的接棒人?

第一代大佬们是国内互联网产业的开创者,所以有关传承的问题几乎没有可参考对象。但如果把观察的范围扩大,这些看上去暂时无解的问题,或许可以从全球科技产业的前辈们身上找到灵感。

2017年6月13日,美国电信公司威瑞森宣布,44.8亿美元收购雅虎旗下核心网路事业的交易正式落地。市值曾一度高达1250亿美元的雅虎,最终以贱价出售终结传奇。

复盘雅虎这一经典失败案例,一个核心启示在于:错位的领军者所导致的企业文化错位,是雅虎衰落的根源。

1994年,年少有为的杨致远和费罗创造了雅虎并大获成功,但第二年他们就决定招聘一名管理伙伴执行日常业务,以便自己埋头科研。

1995年,雅虎第一任CEO蒂姆·库格尔(Tim Koogle)加入公司。他是一名典型的职业经理人,库格尔在摩托罗拉完成积累后,在InterMec(发明条形码的公司)担任了两年总裁。

来到雅虎后,他为雅虎找到了盈利模式:以免费内容吸引流量,然后利用它们向企业卖广告。这套如今我们习以为常的游戏规则,最初是雅虎首创,它曾是第一家实现盈利的互联网公司。

但库格尔投资激进且运气不好,又赶上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代,股价下跌近90%,2001年5月,黯然辞去雅虎CEO一职。

帮助雅虎渡过难关的是第二任CEO特里·塞缪尔,上任后,削减了没有意义的企业项目、优化了组织,获得了员工的信任,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困境。

但他却主张业务多样化,通过溢价服务和分类广告减少了雅虎对显示广告的依赖性,将雅虎推向了战略失焦的深渊。

多样化的业务,带来的是雅虎的定位进一步模糊,和雅虎极客文化的缺失。这一切让雅虎丧失了对技术的关注,直接导致雅虎错失了搜索和社交网络的两次机会。

在塞缪尔任职后期,雅虎的赢利增长已经达不到华尔街预期,虽然抛售谷歌股票创造了赢利的虚高,但是雅虎已经难掩颓势。

其实,在美国互联网公司引入职业经理人是十分常见的选择。几乎所有的公司发展到后期创始人及其家族的股权大都所剩无几,大部分股权散落各处。

这时,董事就需要聘请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。而董事会里除了大的投资基金和银行的代表以外,其余的就是独立董事,也就是说,大多数核心人员的首要任务是保证投资者的利益,而非公司真正的长远发展。

前任是技术奇才创始人,后来者是优先保证投资者利益的商业精英CEO,他们对技术核心理念天差地别地理解,必然带来雅虎的失落。

杨致远和大卫·费罗

关于如何寻找合适的接棒者,微软或能带来一些启发。

微软创始人、曾经的世界首富比尔·盖茨,在不到40岁时就提出了微软高管退休时间表,尽早“撒手”微软,给微软足够的成长空间,在如今看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那时,盖茨决定让微软创始团队成员史蒂夫·鲍尔默接任CEO一职。2000年1月,拥有交易、财务和产品营销背景的商人鲍尔默继任,一周后微软股价曾冲到史无前例的58美元。

但此后,鲍尔默掌舵微软的14年期间,先后被谷歌、苹果、Facebook在各个领域超越,微软在他手中逐渐变得碌碌无为。

乔布斯曾在自传中公开谈论鲍尔默与微软的关系:“做销售的人经营公司,做产品的人就不再那么重要,其中很多人就失去了创造的激情。”

2013年鲍尔默“退位”,在微软任职22年的老员工萨提亚·纳德拉在2014年成为第三任CEO。

纳德拉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塑企业文化,整顿内部的官僚主义与内部政治;然后对外刷新合作,以为客户创造额外价值为理念,陆续与多家新老伙伴达成合作关系;至于微软发展策略,纳德拉提出微软应聚焦云计算和移动领域。

仅三年时间,微软市值翻番,如今的市值更是突破2.5万亿美元,超越苹果,成为全球上市公司市值一哥。

数据来源:Wind | LatePost整理制图

此前在微软工作了22年的纳德拉,显然更了解微软,他明白另起炉灶建立一个全新的微软不是好的选择,致力于“重新发现微软的灵魂”,才能让微软持续成长。

在互联网这个智力密集型产业中,接班人对企业的理解、自身能力不可或缺,同时传承过程中,创始人的适度参与对企业的稳定也同样重要。当微软宣布任命纳德拉时,已经将大部分精力投入慈善事业的盖茨,决定将30%的时间花在微软上。

就像马云在告别信中写到的那样,“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,但马云永远属于阿里。”

参考资料:

《沸腾十五年》—林军

《沸腾新十年》—林军、胡喆

《中国互联网25年》—方兴东

《马云退休启示录:第一代互联网创始人老去,谁来接棒?》—深响

《大公司病一定积重难返?“刷新”一下,获得亿万市值》—深响

《雅虎陨落启示录:在坏企业文化面前,再好的生意模式都不堪一击》—锦缎

使用需知
淘主播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。
淘主播所有资源均是用户投稿及网上搜集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,本站不作文件存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请勿作他用。
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发送邮件至[email protected] 或者 留言反馈 ,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。
这些信息可能会帮助到你: 隐私政策 | 用户协议 | 进圈交流 | 服务市场 | 帮助中心

给TA买糖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赞赏
行业头条

快手电商新增服饰箱包类材质管理规范 禁止商户/带货达人混淆宣传

2021-11-11 12:31:26

行业头条

知乎起诉网红书店今日开庭 后者曾被曝欠薪

2021-11-11 13:07:42

也想出现在这里? 联系我们 吧!
淘主播区块AD-淘主播区块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