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想出现在这里? 联系我们 吧!
淘主播区块AD-淘主播区块

快手CEO换人:宿华与程一笑的8年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意外之外的时间点,意料之中的结果,快手管理层突然公告变阵。

坊间一直关注快手如何解决“双核”管理的决策效率问题,就在10月29日晚间有了答案。快手科技发布公告称,快手董事长兼 CEO 宿华辞去 CEO 一职,快手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接任该职位。宿华将继续担任快手董事长、执行董事、薪酬委员会委员。

图片

快手主动终结了公司最高领导层“双核”管理的模式,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再次发生互换,从做gif起家的快手创始人程一笑,回到台前担任CEO角色,为快手业务发展负责;投资人2013年引入的管理人宿华则担任董事长,为快手的未来谋划。

快手需要做这样一次的变阵,自8月5日公司股票解禁期以来,快手股价持续走低,截至10月29日收盘,快手总市值为4330亿港元,比巅峰期的1.738万亿港元,总市值下跌约七成。同时据晚点Latepost报道,快手下调电商GMV 至6500亿。

行业人士认为,在这样的节点,快手需要更换CEO,为快手带来改变和打开新的局面。

回首宿华与程一笑搭档的这8年,带领快手从社区走向上市,但也有诸多遗留问题需要解决

战斗联盟

在快手的创业初期,程一笑和宿华结合的故事曾被视为一段佳话。

2011年,五源资本(当时的晨兴资本)张斐第一次见程一笑,第一感觉是,“他的语言体系和逻辑体系跟别人挺不一样,沟通不太容易,需要努力去猜他的真正想法。”

第一次见面的背景是,张斐的同事袁野在微博上联系到程一笑,那时候,还没有多少投资人注意到快手,一个做GIF的工具类App,也很少有人知道程一笑,“我们不找他们,他们也不会主动出来融资。”

而当时的宿华,经历有些辗转,大厂、创业之间来回切换算是主旋律,从Google回国创业、经历了32个项目的失败后投奔百度,2011年,在百度干了两年之后,宿华的创业之心再次蠢蠢欲动,于是,辞去了年薪百万的工作,开发了一款One Box(万博科思)的移动搜索引擎软件。2012年,阿里巴巴将这款软件整合进了UC浏览器,软件也被打包收购了。

阶段性的小成功,让创业型人格的宿华也陷入了迷茫中。

同样的迷茫的,还有程一笑。张斐见证过太多工具类App的消亡,劝程一笑直接转型做社区,把流量都导到自己的社区里面去。但是因为内容分发的问题,很快,用户增长就遇到了瓶颈,第一笔天使轮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。程一笑不得不去找很多投资人,张斐也介绍过,但基本上都没进展。

在这样的契机下,张斐攒了一个局,程一笑与宿华两人一见如故。一个晚上,两个团队吹了20多瓶啤酒,聊到深夜2点。情投之外,还要讲究意合,程一笑和投资人商量,决定“给宿华一个他无法拒绝的offer”,当时,程一笑持有80%的股份,晨兴资本占有20%,为了引进宿华,双方各稀释自己原有的一半股份,剩下的一半,做成了期权池,分给宿华和他的团队,并让贤给宿华做CEO。

由于程一笑剩下的40%股份,还要分给后来的银鑫和杨远熙,最终宿华持有的股份,是比程一笑还要多的。快手上市时的 IPO招股书,也印证了这一点,截至IPO前,在个人持股上,宿华持股12.648%,程一笑持股10.023%。

上市后,投资人回顾起程一笑在股份和控制权上的牺牲,颇为赞赏,“我其实没有花很多力气说服他,我对一笑很佩服,我到今天都觉得一笑是被大家低估挺多的一个人,一笑心胸很大,天然有成就大事的心态。”

宿华加入后,快手也迎来了第一个节点,2014年,快手砍掉了GIF转换的功能,大幅精简界面和功能,同时,宿华将擅长的推荐算法应用到内容分发上,用户的体验立刻得到了改善。

快手开始了战略升级,从视频工具软件,转型成为视频社交软件。在7个月的时间内,DAU迅速从100万增长到1000万。

短期内10倍速度的增长,让双方的蜜月期都来得更早,也有了宿华和程一笑选择住在同一小区,经常下班后一起吃碗螺蛳粉,结伴步行回家的温馨画面。

“双核”治理

程一笑和宿华,两人的性格与特质决定了各自在快手承担的角色。

前者属于具有产品经理特质、刺猬型认知模式的创始人,不善言辞、不善管理,后者在快手面临转型社区、融资、团队管理等多维度发展瓶颈的关键时刻加入,刚好弥补前者管理与对外沟通方面的短板。

程一笑负责产品、运营、电商、游戏等业务部门,宿华则负责投融资、海外、GRPR、行政人事财务和对外等业务。一个侧重对内具体业务,一个侧重对外与战略性事务。一个更多承担幕后工作,一个被推到了台前,代表快手官方对外发声。

最初,两人像是一次失意者联盟,彼此惺惺相惜,基于技术导向以及公平普惠的相同理念,产生了“1+1>2”的化学效果。

但“双核”管理公司的掣肘在于,员工与业务的实际推进效率受到最高管理层的意志影响。为此,在2019年 ,快手成立经营管理委员会(简称“经管委”),并将其作为公司的核心决策机构。但尽管有经管委,“拍板权”并不绝对唯一,这种决策会议也十分影响效率。

事实上,两人共同治理快手的8年时间里,伴随着彼此欣赏、状况频生、告别佛系一致对外、联手平衡头部家族主播势力、努力推进公司上市等各种复杂的情感交互。

在两人合力下,快手日活曾经快速达到百万、千万、过亿体量,引进资本,在短视频江湖里傲视群雄,并且进入高速发展快车道。

2018年初,快手DAU突破亿级,彼时抖音还无法被视为快手最大的竞争对手,后者只有区区3000多万日活。极光大数据的监测结果显示,抖音短视频应用端在2018年2月份的月均DAU数量为3,253万。快手率先达到过亿级别体量,宿华和程一笑俩人去公司的对面餐馆里,简单吃了碗面庆祝。

然而,一年的时间,抖音国内日活跃用户(DAU)便突破2.5亿,2019年7月,抖音宣布日活用户数据为3.2亿。反观快手,2019年5月份DAU为2亿。抖音来势凶猛,快手再也无法低估这个劲敌。

2019年,宿华和程一笑两人一改往日佛系作风,联合对内发布公开信,启动一场旨在自我革命以及挑战抖音的“K3”战役。6月18日,宿华和程一笑在全员内部信中表达了对公司现状的不满,并给出明确的“战斗”目标:2020年春节之前,3亿DAU。

依靠快手极速版与春晚红包的关键策略,“K3”战役终于让快手在春节前DAU峰值突破3亿,缩小了与抖音的规模差距。

虽然,日活与用户增速上从此再难超越抖音,但快手凭借着广大的“老铁”市场以及直播、电商业务,2021年2月抢先抖音登陆股市,成为短视频第一股。

快手最初引入宿华之时,其实为之后的公司管理埋下了潜在的隐患。公司高速发展时期,一切问题可以让位于发展,在发展过程中被解决,被淡化,甚至被掩盖。然而,问题如果没有彻底解决终究会显现。

CEO换帅前的征兆

2020年6月24日,快手前50号员工朱蓝天一篇洋洋洒洒两千多字的文章《谈谈我司的病》贴到快手内网,直指快手的内部问题,也将宿华与程一笑的微妙关系公开化。

“从一级部门说起,以前的徐欣和Thomas人尽皆知互相不服,音视频的于冰老师和客户端的春雨老师互相侵略渗透业务,海外KT的Zack和XYZ的远熙较劲,hr部门的刘峰和行政的故事,推荐的两座大山连总和万指导,再谈二级部门,最近闹得风风雨雨的直播林磷和周驰的故事,商业化产品中台ci和业务负责人之间的互不妥协,商业化销售一部和销售二部的较劲,真的太多太多了,难道宿华和一笑两个人之间在这一两年没有那么多较劲吗,还像2017年以前那样的亲密吗?”

一石激起千层浪,宿华与程一笑不得不出面回应。

留言中,宿华承认公司遇到很多问题,并鼓励员工一起参与讨论解决。“讨论中提到了各类问题,包括消失的老板、信息通畅问题、组织分工协同、伪数据驱动,文化稀释等等问题。这里每一类问题都是已知的问题,而且都是在处理中的问题。”

抛开两人的合作与较劲,宿华CEO时代,见证了快手走向上市的高光时刻。

今年2月份,快手登陆港股,上市当天开盘后股价大涨,市值一举突破1.3万亿港元,超越京东、小米,成为仅次于腾讯、阿里、美团、拼多多之后的国内第五大互联网上市企业。

然而,高开低走,快手之后一路下跌,市值、股价接近腰斩甚至断崖式下跌。5月,市值跌破万亿市值大关,8000亿市值蒸发,半年市值跌去一个美团,至今缩水70%。

快手不可能没有压力,尽管他们在8月份发布公众号文章,回应外界对于快手市值下跌的唱衰与调侃,说要坚持长期主义,“朋友,冷静面对非理性震荡,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,明天会更好,长长长....长期主义。”

8月底,快手发布第二季度财报,日活用户下跌,再次为市场唱衰快手增添了料。上半年快手平均日活超2.9亿,抖音2021年第一季度日活峰值约7亿、平均值超6亿。传闻视频号日活目前也已突破5亿,内忧外患,快手亟待一次大的变革。

事实上,快手CEO调整早就有迹可循。

2020年,快手曾进行过一次自成立以来最大的组织变动,原商业化负责人严强与原运营负责人马宏彬调换岗位,原产品负责人之一王剑伟成产品最高负责人。

今年7月份,Tech星球曾独家报道,快手进行新一轮人事架构调整,快手高级副总裁严强负责的增长部被取消和拆分,增长业务整体划归王剑伟负责。对于增长部被取消和拆分,不少业内人士分析,此举意味着严强被削权。

知情人士告诉Tech星球,此次业务剥离,是由快手创始人程一笑亲自拍板决定。

9月28日,快手再次宣布组织架构转型,将从职能型转向事业部制。同时,原运营部负责人严强发布全员邮件宣布离职。

据财新报道称,不少快手员工表示对严强出走并不意外,并称这是“程一笑的胜利”。

“包括国际化等业务上的决策,现在很难推动,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两人意见上的不统一。”一位快手员工告诉Tech星球。

严强被外界解读为“宿华系”,这种解读从资料来看并非没有道理。此前宿华与张栋联合创办万博科思(one box tech),严强便是宿华亲自面试并引入的实习生。后来万博科思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,严强和张栋因此于2013年加入阿里,宿华则选择加入快手继续创业。2016年,严强加入快手。

业内人士称,严强离开快手意味着内部“双核”势力的博弈告一段落。如今,宿华卸任CEO,程一笑接任,似乎让这一猜测得到了印证。

从组织架构调整次数来看,或许也能侧面反映快手的焦虑。今年快手则进行了至少三次大的组织架构调整,原二次元业务、A站负责人文旻离职,严强离职,直至此番宿华卸任CEO。

交接棒之后

从目前看,程一笑向董事长宿华汇报。按照同股不同权计算的投票权计算,宿华占39.1%、程一笑占30.95%。这与职位相对应,宿华的投票权也大于程一笑。

在9月末那场人事调整中,形成了以下局面:主站产运线负责人为原产品负责人王剑伟,电商事业部负责人为原X7业务负责人笑古,商业化事业部负责人为原商业化业务负责人马宏彬,国际化事业部负责人为仇广宇,游戏事业部负责人为徐杰。

各部门负责人确定之后,快手还确定了上下级的直接汇报,其中王剑伟、笑古和徐杰向程一笑汇报,马宏彬和仇广宇向宿华汇报。

同时,在此次调整中,快手从职能型转向事业部制,为此成立四大部门,分别是电商事业部、商业化事业部、国际化事业部、游戏事业部。随后,快手也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改革。

在看到TikTok月活突破10亿后,快手决心中止海外地区各自为战的现象,2021年8月,快手国际化事业部发起了代号为 “Trinity”(三合一)的产品合并行动,计划将 Kwai 中东、Kwai 拉美,与主打东南亚市场的 Snack Video 这三个原本独立的应用,合并成 Kwai 一款产品。

商业化部门也是快手当下最受关注的部门,高级副总裁马宏彬主导的磁力引擎,带动快手的营收增长。据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,快手线上营销服务板块收入同比增加156.2%达100亿元,占快手集团总收入的52.1%,商业化贡献过半。

电商和游戏事业部,是快手增长最为快速的两个业务部门,如今面临增长换挡的局面。行业消息称,2021年抖音电商业务全年GMV目标剑指万亿,快手电商则下调至6500亿元;快手游戏事业部中,2020年曾宣布月活超斗鱼虎牙之和(刷过用户占一定比例),如今也转到用户停留时长的竞争上。

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最新报告显示,抖音日活超6亿,视频号日活4.5亿,快手作为行业先行者已屈居第三的位置。快手必须有所行动,放权的宿华,新上任CEO的程一笑,对内也做了诸多人事布局和战略调整。

相比“K3战役”的大干快上,最终效果不如人意的结果,快手这次调整形成了分工明确的组织,以及注重内在的做事风格,但市场给予快手的调整时间不会太久,快手太渴望一场大的胜利了。


使用需知
淘主播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更不对您的投资构成建议。
淘主播所有资源均是用户投稿及网上搜集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,本站不作文件存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请勿作他用。
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发送邮件至[email protected] 或者 留言反馈 ,我们将尽快删除处理。
这些信息可能会帮助到你: 隐私政策 | 用户协议 | 进圈交流 | 服务市场 | 帮助中心

给TA买糖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赞赏
新媒体

抖音最容易赚钱的项目,月入3W+!

2021-10-30 16:16:55

新媒体

又打通了!公众号后台可发视频号动态

2021-10-31 11:23:10

也想出现在这里? 联系我们 吧!
淘主播区块AD-淘主播区块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搜索